震情
速递
当前位置:首页 - 地震科普 - 地震知识

地震预报那些事儿︱我国的地震预报

时间:2020-08-25 17:09:16来源:

地震预报是向社会公告可能发生的地震的时间、地点、震级范围等信息的政府行为,是防震减灾工作的基础。我国的地震预报研究和实践以邢台地震现场工作为起点,经过几代地震工作者的辛勤努力,既有预报成功的喜悦,也有预报失败的阵痛。

1966年3月8日至3月22日,河北省邢台先后发生6.8级和7.2级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周恩来总理三次视察地震灾区,并向科学工作者发出了“希望在你们这一代解决地震预报问题”的号召。全国约有54个科研单位,2600余名科技人员来到邢台震区,利用各自的学科优势,在尚无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开展地震预报探索。

wps2.png


邢台市隆尧县地震纪念碑

wps3.png


周总理视察邢台地震灾区

在各级政府的重视支持下,震区群众纷纷建立以地下水和动物为主要观察对象的测报点,参加观察活动的不仅有农民,还有干部和中小学师生,形成了一支人数众多的业余测报队伍,这就是我国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的伊始。我国的地震预报工作由此在地震废墟上起飞。一支“专群结合”的地震预报队伍,在邢台地区建立了一批地震前兆观测台站,使用20余种方法进行观测,取得了一批有价值的观测资料。他们紧紧抓住这些经验性认识不放,本着实践第一的原则,边观测、边研究、边预报,探索从观测资料中排除干扰,提取信息,进行地震预报方法与途经的实践,为地震预报思路的形成和地震预报的成功实践奠定了基础。

70年代,地震预报有了很大的发展。在这个阶段震前波速比等观测资料变化增强了人们的信心,提出了相应的地震孕育模式。尤其是在1975年对海城7.3级地震成功的预报,降低了损失,震惊了世界,大家似乎认为,攻克地震预报难关已为期不远了。然而,正当我国地震工作者为海城地震预报成功而欢心鼓舞之时,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发生,使人们从辉煌的顶峰一下又跌落到了黑洞洞的深渊。经过科学总结与反思,他们较为清醒地认识到,地震前兆变化是多样的和复杂的。某些观测资料的异常变化与地震之间无必然的联系,地区的不同,地震类型的不同,可能出现不同的情况,甚至在同一地区不同地震所造成的观测资料变化也是截然不同。这种情况促使地震工作者对地震预报研究与实践进行重新评估,充分估计地震预报所面临的困难,从多方面探索地震预报的途径。

80年代到现在是地震预报的第三个阶段,主要是部署先进的地震观测系统与相应的分析处理系统,使得地震台网监测工作实现了数字化、网络化、集成化,提高了观测的精度,丰富了观测信息,实现了数据的实时传递和共享,在地震的速报及分析预报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时在预期可能发生强震地区,加强布设高密度高灵敏度的地震观测台网,加强震情短临跟踪工作,强化地震观测与分析,进行地震预报实验。

在取得大量现场震例和实际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对孕震过程和地震前兆的深入研究,逐步发展带有中国特色的地震预报方式,形成了“长、中、短、临”的阶段性渐进式地震预报科学思路和工作程序,即地震的孕育、发展和发生是一个系统演化过程,这个过程的不同阶段则显出不同特征的前兆异常,从而有可能依据孕震过程中不同阶段所表现出的具有阶段性特征的前兆异常,开展阶段性地震预报。其中长期预报是数年至一、二十年的地震形势预测;中期预报是1年至数年内地震危险区及其地震强度预测;短期预报是震前半个月至数月的地震预报;临震预报则是几天至十几天的地震预报。

wps4.png


我国探索总结出长、中、短、临渐进式地震预报工作思路

虽然从根本上说,我国与世界各国一样,当前的地震预报尚处于低水平的探索阶段。而且与日本、美国等国相比,在地震观测技术、仪器设备、通讯技术、数据处理技术等方面仍有差距。但在震例资料、观测到的前兆现象和积累的地震预报经验上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在总结预报经验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研究了地震预报的判据、指标和方法,建立了一套地震预报的震情跟踪技术程序,把地震预报向实用化方面推进了一大步,而其他国家只停留在研究或在个别地区以实验场的方式进行实验。

总之,我国目前的地震预报水平和现状大体可这样概括:

对地震孕育发生的原理、规律有所认识,但还没有完全认识;

能够对某些类型的地震做出一定程度的预报,但还不能预报所有的地震;

做出的较大时间尺度中长期预报有一定的可信度,但短临预报的成功率相对较低,特别是临震预报。

实现成功的地震预报,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可以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需要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地震工作者竭尽全力的为之奋斗。

相关链接
上一篇:地震预报那些事儿︱我国成功的地震预报
下一篇:地震预报那些事儿︱我国地震预报的发布